传承千年的藏式围棋迎来新的发展时期
2018-07-11 09:07:00  中国西藏网   周文强


图为现存的古代“久棋”棋盘和使用不同颜色的石头棋子

中国西藏网讯 藏式围棋是在古老棋盘上的智力游戏,藏语称之为“密芒”,“密”的意思是“眼睛”,“芒”的意思是“众多”,二字合起来的意思就是“多眼棋”,广泛流传于西藏及四省藏区和周边的不丹、尼泊尔等国,是一种和内地围棋基本类似又略有不同的智力娱乐游戏。

20世纪后半期,藏式围棋受到现代社会各种文化娱乐游戏和经济大潮的冲击,濒临衰微断代的境地,所幸一批有远见卓识的藏汉族围棋爱好者,竭心尽力发掘不同种类的藏棋,尤其是“密芒”“久棋”“国王大臣棋”“牛角棋”等,经过多年的普及推广,不少拉萨中小学开设了藏棋兴趣课,西藏各年龄段的藏棋爱好者已达2万余人,藏棋迎来了史上新的的发展时期,在藏棋保护传承的道路上越走越好。


图为藏式围棋“密芒”12个座子、黑白间杂均匀放置的示意图

藏式围棋棋盘上为17道线路,289子,布设有12个星位,中央星位设置天元,落子布局前,对弈者先行间杂均匀置放黑白各6子的12个座子,因其特有的内在棋理,是远古先民对自然、人生、社会、军事等无穷尽的哲理思辨。自诞生以来,藏式围棋倍受人们喜爱,成为当时人们日常文化生活、娱乐游戏的重要组成部分。

藏式围棋的产生及发展

民间认为,藏式围棋的产生与藏地早期巫术占卜生死、原始苯波教、天文历算的演示等有关,围棋的形成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除民间认识以外,与早期原始社会各地的部落首领进行军事推演战争进程有一定关联。

先后出土发现的十数块石刻棋盘、史书零星记载的棋手、棋的资料以及现今藏区各地了解藏式围棋人士的情况,表明藏式围棋历史上曾经广泛分布在藏族聚居区,是一种传承久远古老的藏地棋类游戏。

2016年8月28日,西藏自治区藏棋协会成立并挂牌,藏棋协会会长为尚涛(左一),秘书长为阿旺边巴(右一)。

据藏文史料记载,公元七世纪初期,时为象雄晚期,赞普松赞干布的父亲时代,手下有一位著名的大臣琼波?邦赛苏孜,他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藏式围棋高手。在他办公期间,有几位藏式围棋爱好者就在他的办公地点对弈藏式围棋,每当某位棋手局势不利时,琼波?邦赛苏孜就会从旁出手帮助,使之反败为胜,一方面表明他的棋技在众人之上,另一方面表明在琼波?邦赛苏孜的周围有一批藏式围棋的爱好者。

19世纪中叶以后,藏式围棋“密芒”进入到一个兴盛阶段,出现了藏式围棋专著《密芒吉单居》,即《藏棋之理论》,全书有16页,正反32面。据阅读过这本书的人讲,本书包含藏式围棋的下法,并收录了部分棋手的棋谱讲解图,是一本有关藏式围棋的指导教材,因此也被称作“弈棋第一切之要书”,为藏式围棋的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原手抄本藏于甘南拉扑楞寺庙,与历算书籍摆放在一起,作者是著名的天文历算家丹巴加措,他也是一位高级别藏式围棋手,在他的周围也有一批藏式围棋的爱好者。

藏式围棋和中原围棋的关系

无论是中原围棋还是藏式围棋,棋盘上的网格状经纬点都展示出十分广阔的天地空间,对弈者在对弈过程中凭借过往的感悟、认知,理性落子,使得围棋具有演绎无穷变化的可能,对人脑的智力开发大有裨益,一方面能开启智慧,另一方面能陶冶人们的性格情操。传统的中国社会,人们通常会把一个人懂不懂围棋看作他是否具备良好的围棋历史认知、是否多才多艺的一个标准。


图为17道线路的石刻藏式围棋“密芒”棋盘,出土于阿里地区札达县托林寺庙旁原僧舍遗址。

藏式围棋和中原围棋最大的区别:现代中原围棋盘是19道线路,361个点位,中央设置天元,无座子;藏式围棋盘是17道线路,289个点位,三路线上标识出12个星位,中央设置天元星位,棋手对弈时,在三路线道上均匀间杂摆放黑白各6个共计12个座子。

按照中原围棋起源可以理解围棋的发展规律,应是从最低级的简单、到相对复杂、再到后期的繁杂,最终回到共同认可规范化的19道。藏式围棋17道线路的棋盘、黑白各6个座子的均匀摆放被肯定,证明其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久远的历史发展过程,这一认识或许长达数千年。藏地发现的17 、16道棋盘12个座子和托林寺石刻棋盘16个座子均反证出藏式围棋的演变历程。

笔者认为,藏式围棋和中原围棋之间有血脉相承的亲缘关系。从血缘上看,二者有近亲血缘传承血浓于水的关系;从棋理上看,二者有相通相似和发展过程中不同的理念认知;从棋的规则上看,二者有共通共同相似之处,也有不尽相同之处。无论是中原围棋、抑或是藏式围棋,二者的发展历程都非常久远,鲜明地见证了历史长河中源自同一父母本体,在发展进程中互有发展、互有影响、互有不同沿袭传承的因果关系。


图为藏区围棋爱好者日常使用的围棋子

因此,藏式围棋和中原围棋都是中华民族远古先民的智慧结晶,内地围棋被认为具有雅俗共赏的一面,逐渐走向全社会,被上层人士和普通大众共同认可,传承面宽泛。而藏式围棋依然保留着古老的传统规则,顽强生存在雪域高地内,藏式围棋保留16、17道线路12个座子16个座子至今,说明藏式围棋的表面形制、内在机制、棋理规则、认知理念自古至今均未发生太大改变,自始至终保存着原始围棋的古老面貌。


图为昌都市农牧民平常使用的一种棋类游戏,基本上采取随手绘制棋盘,就地对弈下棋。

如何保护传承好藏式围棋是当务之急,幸运的是有一批热爱藏式围棋的学者专家不遗余力地做着收集整理和研究推广工作。

藏式围棋除了是一种娱乐游戏活动外,还具有研习谋划军事作战策略的功能,故古代有名的国王、重臣、权臣、智者、能人大多会下且懂得藏式围棋。


图为藏棋协会开展藏棋宣传普及工作

在围棋的发展历程中,最不能忽略的是一直都有一个相生相伴的棋类游戏,这就是“五子棋”“七子棋”或“九子棋”。这种棋类游戏起源于内地,也是在围棋棋盘上用黑白二子游戏,行棋落子的着法大不同,但在细微处还是有相通的理念,这一棋类游戏自古及今盛行不断,广泛流传在民间。


图为西藏自治区藏棋协会举办“藏棋公益讲堂”活动

藏式围棋的棋文化,深刻反映出生活在雪域高原上象雄时期的先贤智者对世界的综合考量。无论王朝怎样更迭转换,藏式围棋受地域环境的制约,骨子里保持着固有的原始特性,持续保留传承着古老的棋理,早期的象雄文化对藏式围棋的形成、传承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中原围棋、藏式围棋,是藏羌走廊文化经济互通有无交流的结果,让我们认识到二者发源于同一个父母本体,是同源不同流的产物,是不同地域土著先民对自然、社会、文化、历史、军事的再认识历经数千年的演变逐渐形成的,是中华文明棋类游戏娱乐文化对世界的一大贡献,是人类精神文化的硕果。(中国西藏网 作者/周文强)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