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琼寺:寻找“拉萨”源头
2014-06-09 11:15:00  中国西藏新闻网   崔士鑫

  平时去往拉萨火车站时,过了柳梧大桥不久,总能看到一座小寺,掩映在一丛树林中,经幡飘扬,当地的村民在那里转经。因为在藏地,坐落在各个村庄的无名小寺很多,所以也就不以为意。

  树木掩映中的“无名小寺”,历史上却大名鼎鼎 

  后来读西藏通史,了解到在吐蕃时期,曾在拉萨河南岸,修建过一座有名的“噶琼寺”。“噶琼”的藏语意思是“小星星”。这座寺庙虽名为“小星星”,但当初修建时的规模可并不小,主寺有九层,四周围绕着佛塔。最重要的是这座寺庙在建寺时,曾在东门立有一块介绍有关建寺由来的石碑。石碑的碑文保存至今。也就是在这座石碑上,第一次出现了有据可查的“拉萨”二字!这不禁引起了我前往踏勘的兴趣。

  但噶琼寺是在什么地方呢?今天的噶琼寺又是什么模样?查找资料可知,噶琼寺所在地,名为“热玛冈”。询问老拉萨人,据说“热玛冈”就是今天的柳梧村。而柳梧村,就是拉萨火车站所在地。找来找去,原来在去火车站时经常看到的那座树木掩映中的“无名小寺”,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噶琼寺!不知还有多少粗心人像我一样,经常来往火车站,居然忽视了这座历史名寺的存在!

  到噶琼寺寻访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它不容易被人注意。

  今天的噶琼寺,只有一层佛殿,围在一个小院中,与柳梧村的普通民居差不多。在周围的柳梧新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噶琼寺如僻居明亮星空一角的一颗不惹眼的小星星,完全看不出曾经是吐蕃名寺的辉煌风采。

  关于噶琼寺的建立,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传说。吐蕃第40代(一说第41代)赞普赤德松赞(798—815年在位),仰慕先祖松赞干布修建了大昭寺等佛教名寺,提出要修建一座大如太阳或月亮的寺院。后来考虑到财力的限制,他下令修建了这座如“小星星”般大小的寺院,但规模仍超过了当时的大昭寺。大昭寺在藏语中称为“祖拉康”,故该寺也被称为“噶琼祖拉康”,意为“噶琼大昭寺”。它之所以被如此称呼,一是因为通常在藏语中,很大的拉康(佛殿)才称为“祖拉康”(“祖”的意思是“头顶”、“顶部”),这说明了噶琼寺的规模和地位,二是因为噶琼寺的所在地“热玛冈”,传说就是当初修建大昭寺时,为建寺提供驮土填湖的山羊(“山羊”藏语称为“热”)的地方。“拉萨”原来的含义,就是“山羊”(“拉”与“热”是译成汉语时的用字不同)与“土地”,后来转意为“神圣的土地”,简称“圣地”。

  在建寺的同时,赤德松赞在寺东门立了一块“兴佛盟誓碑”,也称为“噶琼寺建寺碑”。碑文中有一段写道:“最初神圣先祖松赞干布,始行妙好正法,乃建拉萨大昭寺……”。这是迄今为止,有据可查的史籍碑文中,第一次出现“拉萨”的字样。上个世纪40年代,著有《白史》的传奇人物、学术大师根敦群培,曾亲自到热玛冈,抄录了石碑全文,成为研究吐蕃历史与宗教文化的重要史料。

  石碑、残墙、塔座无声诉说着拉萨的历史沧桑 

  在柳梧村党支部书记普布顿珠的引导下,我们找到了业已残破、首次记载了“拉萨”字样的石碑。石碑位于今天噶琼寺东门约几十米远的地方,被一个矮矮的围墙环绕着。打开门,可见一个土坑中堆叠在一起的石碑残块,碑上的文字仍清晰可辨。

  据普布顿珠介绍,现在的这个地方,就是石碑原来竖立的地方。因为原来寺庙规模较大,所以原来的东门遗址,与现在噶琼寺东门有一定距离。石碑之所以陷在土坑中,是因为柳梧村(“柳梧”意为“山岸角”、“小山嘴”)地处拉萨河下游,历史上洪水频发、泥沙沉积,残碑就被埋在了地下。普布顿珠说,石碑在上个世纪30年代还是完好地竖立在原地。当时有一位外国游客曾拍下了这座石碑的图片,约在上世纪80年代,他故地重游,还把当初所拍的石碑照片,赠送给了噶琼寺,现在就贴在噶琼寺经堂前面的木柱上。

  在噶琼寺西侧,还残留着据考证是吐蕃时期噶琼寺的一段残墙。从土墙的厚度、泥中掺有木棍以增加坚固度的夯土方法,可以想象出当初寺庙的规模与建造时的精心。在噶琼寺的北侧,摆放着在修筑柳梧新区内公路时,从地下挖出的石质塔座与酥油灯座等,无声地诉说着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与岁月沧桑。

  噶琼寺原先是一座主要用来供佛的“拉康”(平时没有僧团定居的寺庙)。在赤德松赞之子赞普朗达玛灭佛时期,噶琼寺可能就已被毁,无复再有九层之高的雄姿。在藏传佛教的“后弘期”,曾经成为一座主巴噶举派的尼姑寺,它的名字也被简化为“桑杰贡巴”(意为“佛寺”),目前则是一座萨迦派寺庙。寺庙的规模,似乎再也没有恢复吐蕃时期的壮观,早已沦为一座或许只有柳梧村民才知道的村中小寺。

  修缮保护好噶琼寺,是衡量柳梧新区现代化的标尺 

  由于柳梧新村的建设,柳梧村的村民有不少业已搬迁。四周拆迁后残破的房屋,更显出小寺的孤寂与落寞。据普布顿珠介绍,村里正向有关部门申请,希望对噶琼寺进行进一步修缮和保护,一来满足当地群众的正常宗教活动需要,二来有效保护吐蕃时期的文物古迹,三来以旅游业促进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如何保护好文物,怎样留存这些脆弱的历史碎片,是衡量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所能达到的精神高度和现代化的标尺。今日略嫌低矮的噶琼寺,虽然在高楼林立的柳梧新区显得有点不相衬,但如果能够进一步加以修缮和保护,将原石碑残余部分保护好外,再仿制一座石碑立于寺门前,甚至可以考虑立一座被誉为“佛门奇僧”的根敦群培大师的塑像,并且添加详细的景点介绍,这座绿树掩映的吐蕃名寺,或许会成为拉萨河以南的一个文化和旅游亮点,成为经拉萨火车站来往的各地游客趋之若鹜的地方,为蓬勃发展的柳梧新区增添一颗散发着传统文化意涵和光彩的“明星”。

(责编:孙岚君)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