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之窗]新杂活佛:亲历西藏变迁 我为百姓代言
2013-03-18 17:24:00  中国西藏网 西藏文化网   吴建颖


新杂·丹增曲扎活佛正在接受本网记者的采访 摄影:刘闫

    1951年5月23日,西藏和平解放。同一年,新杂·丹增曲扎在西藏山南错美县出生;
    1955年6月,5岁的新杂·丹增曲扎被认定为西藏自治区山南区浪卡子县新杂寺第十四世活佛;
    1959年的西藏民族改革,年仅9岁的新杂·丹增曲扎走出寺庙,成为了山南扎囊县卓玉乡民办小学四十一个孩子的老师;
    ……
    9岁成为小学教师,他有着怎样的传奇经历?亲身经历西藏民主改革,给他留下了怎样的记忆?走上自治区领导岗位,他又见证了西藏怎样的发展变化……带着好奇、疑问和忐忑的心情,记者扣响了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西藏山南浪卡子县新杂寺第十四世转世活佛新杂·丹增曲扎的房门。新杂活佛热情地将记者一行人迎进房间,边打招呼,边拿起工整摆放在桌上的领带,对着镜子端正地带上,又认真地整整衣服,才落座。正式采访开始前,他见随行的摄影记者蹲在地上举着相机,看着很辛苦,便好几次伸手指向旁边的椅子请他坐下,直到摄影记者坚持说角度低些是为了取景方便,活佛才点了点头。
    以活佛身份架起政府和百姓间沟通的桥梁
    谈起自己多年来的履职感受,新杂活佛感触很深。“双重身份,在履职方面是很起作用的。我下乡去是以活佛的身份,当地民众非常喜欢我,他们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跟我说。”说到这,新杂活佛脸上不由露出欢喜和自豪的笑容,“我看到了老百姓,心里又踏实又亲切,他们也是一样。基层的声音我听着比较方便一些。至于怎样把问题解决好,自己要先想一想,然后进一步加深了解,这样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新杂活佛经常深入基层调研。“老百姓的难点问题、热点问题,我都要如实汇报给上级部门。对于上级部门的政策,我也要进一步给老百姓进行诠释。比如说,西藏自治区有很多针对农牧民的优惠项目,但优惠的标准是各有区别的。”从2005年到2008年,新杂·丹增曲扎出任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行署副专员,在此期间,他目睹了安居工程给农牧民带来的改变。“老百姓的房子要改造的时候,每家每户的补助标准根据实际情况会有很多区别。有些是补助一万块,有的补助一万五,在边境贫困的地方甚至达到五万甚至七万五。比如,全国最小的乡——玉麦乡,2005-2006年的时候只有7户共28个人,像这些地方的补助标准就达到了七万五。而对于经济条件比较富裕的地方,补助的标准会低一些。类似于这样的情况,我都要给老百姓解释,他们听了之后都恍然大悟,而不是只说“电视上、收音机上说的是怎样的。”
    一个提案,让我成为老百姓心中的“大明星”
    说起自己印象最深的提案,新杂活佛告诉记者:“2002年,很多商户跟我反映,由于垄断导致西藏的机票价格太高。深入调查研究后,我就提出了“开放西藏航空港”的提案。这个提案当时得到了一些答复和解释,并且是以藏汉两种文字答复的,我觉得有些解释是有道理的,比如一些现实条件上的不足,但是并没有完全得到落实。于是在2003年,我又把这个提案提出来,当时,这个提案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后来,提案被送到了国家民航总局,西藏的航空港很快就开放了。”那一年,一向低调的新杂活佛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很多老百姓认出是我,都来跟我握手,说‘你就是那个提出开放航空港的人,你把我们的声音传出去了,非常感谢’”。
    时刻挂念着电话那头的新杂寺
    自2008年担任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以来,新杂活佛的工作地点搬到了拉萨。虽然工作繁忙,但他仍然惦记着生活了几十年的浪卡子县新杂寺,惦记着当地的父老乡亲们,再忙也一定会抽时间去寺庙看看。“现在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回去,问问寺里面的情况。很多事情我叮嘱过才放心,比如告诉寺里要注意文物的保护,注意小心火烛。”
    新杂活佛告诉记者,实际上,1959年以前,没有宗教自由,因为很多人是为了生存、为了回避当奴隶给三大领主干活,或者因为有差,才做喇嘛。而现在,完全是自己选择自己的路。另外,在寺庙里面,各个教派的选择都是自由的。现在寺里僧人都有医疗和养老保险,新杂寺还连续被评为“先进寺庙”。
    亲历民主改革:农奴只有自己的身子和影子
    1955年,4岁的新杂·丹增曲扎被认定为西藏浪卡子县新杂寺第十四世转世活佛。“当时虽然年纪很小,我也能看出在封建农奴制下人民的生活都十分困苦。他们衣着破烂,食不果腹。农奴一生都没有自己的任何财产,‘带走的只有自己的影子,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西藏实行民主改革后,农奴才获得翻身解放。”
    1959年的西藏民族改革,改变了新杂的生活轨迹,年仅8岁的新杂·丹增曲扎走出寺庙,成为了山南扎囊县卓玉乡民办小学四十一个孩子的老师。“大多数学生年龄都比我大,8岁的孩子当老师,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啊。”作为当时扎囊县仅有的几个会读书写字的人之一,新杂·丹增曲扎承担起了教乡里的孩子们读书写字的责任。教书之余,他还担任着为工作队计公分和传达文件的任务,他亲口为翻身奴农传达过民主改革的文件。亲眼目睹了人们从家里拿出地契放在一起烧,然后通宵达旦地围着篝火跳锅庄,然后躺在分得的土地上睡觉。
    “文革”结束后,新杂·丹增曲扎长期在西藏山南地区工作,除了种地,他还当过木匠、瓦匠、铁匠、裁缝、画师、雕塑师,改过建筑设计和小型水库设计,还修过路,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0年,也让他学到很多东西,也使他能够在文革结束后回到山南参与修缮寺院、修复寺院壁画和佛像的工作,并成为了一名精通藏传佛教艺术的活佛。
    劝诫自焚僧人:人身难得,应全面了解佛法
    谈及近期藏区出现的自焚事件,新杂活佛说道:“这是完全不应该出现的,西藏没有出现过自焚事件。自焚行为违背佛教教义,我们应该珍惜生命,因为人身难得,不能白白浪费。自焚者对于教规教义的了解还是不够,他们应当全面了解佛教教义,不能单独拿一句话出来当真。”
    当记者问到今年的提案时,新杂活佛说“今年我没有带提案,因为上一届五年在人大工作,匆匆忙忙的提案我不喜欢带。提案首先必须要深入基层。只是提出问题不好,应该有问题,有分析,有解决问题的方式,才是最好的提案。不过对于明年的提案,我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是关于保护开发利用雅江山南段的提案。这个提案我之前提过,但是当时时机不够成熟,现在希望能乘西部大开发的东风得到落实,回去我要做的是收集资料和调查研究。”

(责编:秦君)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