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藏学家索南才让 探中国藏学研究前景
2013-07-29 16:16:00  中国西藏网周末假日版   陈小刚

藏学研究学者索南才让教授
藏学研究学者索南才让教授

  陈小刚 :索南才让教授,您好!您从事藏学研究二十多年,首先请问,您今天在藏学研究领域尤其是藏传佛教方面取得的显著成就与您早年的学习和教育经历有哪些密切关系?您是如何逐步走上藏学研究道路的呢?

  索南才让:1962年我出生于青海省乐都县,1979年到1983年在西北民族学院(现西北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藏语专业。1983年,以毕业论文《六世达赖喇嘛生卒年考》完成大学学业,开始涉足藏传佛教研究领域。

  毕业后,我在青海省社会科学院参加工作,到职后就受命入塔尔寺整理藏传佛教经卷,那个时候每天都伴着昏暗的酥油灯,一页一页翻阅整理着难懂的藏经。工作两年之后,我感觉到自身佛学理论不足,还需要进一步深造。于是,1985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任继愈老师,专攻佛学,研究生毕业后到西藏社会科学院工作,1994年开始到西藏民族学院任教至今。

  可以说对古藏文的谙熟,形成了我的藏学学术研究的扎实基础,而对第一手文献的重视,则成为了我研究的“法宝”。

  陈小刚:藏传佛教一直是国内外藏学研究的重心之一,据了解国外藏学对“文献”和“语言”很重视,认为掌握这些是进行研究的基础。但是相比国内藏学界整体来说,这方面比较薄弱,您如何评价?

  索南才让:“文献”和“语言”确实在研究的过程中很重要,但是不能因此而认为只要掌握了文献资料和藏语文知识,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藏学研究者,要是这样的话,西藏的寺院有很多具备这样条件的大喇嘛。因此,不能绝对的给予肯定或否定。确实“文献”和“语言”很重要,因而国内的藏学研究也越来越重视和加强这一方面,而且也取得了一些进步,尤其是在青年学者当中。

  藏传佛教的典籍十分浩瀚,几乎每一个寺院都会有一个大型的“图书馆”供僧人学习,最著名的就是萨迦寺的藏经墙。这些典籍主要是以藏文为主,还保存有一些梵文资料,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被翻译成其它语言文字。但是要做藏传佛教的研究工作,就必须以这些典籍为基础,这就十分需要文献搜集整理和藏语文方面的知识和能力,缺少了“文献”和“语言”这方面的基础能力,就会必然成为藏学研究的一大缺憾。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