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佛教文学与佛教对藏族文学的影响
2015-07-13 09:49:00  《西藏文学》   克珠群佩

一、西藏佛教文学

虽然藏族文化不等于佛教文化,但佛教文化在藏族文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同样,藏族文学不等于佛教文学,但是佛教文学或者说僧侣文学在藏族文学中占有相当惊人的比重。藏传佛教在藏族历史上造就了一批优秀的文化巨人和杰出的作家诗人,浩如烟海的佛教经籍又给藏族文学创作提供了人,浩如烟海的佛教经籍又给藏族文学创作提供了素材,而且有些佛经内容本身就是具有艺术感染力的文学作品,而佛教思想又成为藏族文学创作思想的灵魂,成为通过作品中描写的社会生活所显示出来的贯穿全部作品的中心思想,成为作品核心所在,它像一条红线似的贯穿于整个古代文学的始终。从七世纪产生的传说故事,至十九世纪以后出现的寓言小说,很多作品都在自学不自学地,有意识无意识地宣传佛教人生观、解脱观等思想,演绎佛教的基本教义。

由于佛教对藏族文学的影响是全方位的,而且从藏族文学的作家队伍看,许多人本身就是笃信佛教的信徒,是对佛教有很学徒诣的宗教理论家。是有学有修的高僧大德,从藏族文学的创作思想看,又同佛教教义有着切不断割不开的联系。因此,对藏族文学,可以区分为作家文学和民间文学,但却难以划分佛教或僧侣文学和世俗文学。僧侣文学与世俗文学水乳相融,难解难分。所以我们介绍西藏佛教文学时也只能凭着感觉把一些作品从藏族文学中抽出来加以介绍。

西藏佛教文学内容非常丰富,可分为作家诗、传记文学、佛经文学、历史文学、伏藏文学等。其中,《红史》、《西藏王编印记》、《贤者喜宴》等历史学作品和《麻呢全集》、《五部遗教》等伏藏文学作品我们在此不作介绍。而作家诗、诗记文学、佛经文学等也因篇幅所限,只能简介主要作品。

作家诗

藏族作家诗的产生,最早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即西藏佛教前弘期时期,从郭煌古藏文写卷和《五部遗教》、《贤者喜宴》等一些后世文学著述中,可以看到吐蕃时期一些赞普和文臣武将吟唱的诗歌。这些诗歌或盟誓,或庆功,或酬宾或颂赞,或哀掉,或告诫,即景生情,触兴而发,言志抒情。这个时期的诗歌受佛教影响不深,不属于僧侣作家诗。

西藏僧侣作家诗的蓬勃兴起和发展,是在西藏佛教后弘期时期。这个时期出现了《米拉日马道歌集》、《萨迦格言》等,形成了不同流派。从它们所阐述的内容和运用的形式看,可以分为“道歌体”诗、“格言体诗”、“年阿体”诗和“四六体”诗等流派。

“道歌体”诗始于玛尔巴,米拉日巴和热琼马三师徒,他们采用民歌的多段回环格律和自由体格律咏唱本教派的教义、观点、修法途径、修法感受、修法要诀等,劝世人抛弃世俗功利,心向佛法,形成了“道体歌”诗内容和形式上的特点。玛尔巴和热琼的道歌大多见于他们的传记,米拉日巴的道歌除记载于他的传记外,当时就有弟子将部分集录起来。至了十五世纪时,主巴噶举派的僧人桑杰坚(1452——1507)跑遍西藏各地,搜集流传在民间和米拉日巴道歌,编集成册,称为《米拉日巴道歌集》,共有五百余首。后世僧徒起而效仿,著有许多道歌集,其内容、格律及风格与《米拉日巴道歌集》大体一致,形成了一个著名的诗歌流派。

《米拉日巴道歌集》无疑是“道歌体”诗的代表作,共五十八节,内容包括三个部分:一、降伏来犯鬼神(非人)使受佛法约束;二、引导有缘辫子趋向成熟解脱道:三、其它种种。道歌的思想内容主要是宣传演释佛教教义。也有歌颂自然风光的。如:

“我等众生世间人,生老病死四河深,

人人难逃皆自知,安乐幸福无一时,

怕苦反倒自作苦,祝福却做罪孽事。

要想解脱人间苦,恶行罪愆应戒除,

死时修法是正途。”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