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的放生、护生习俗与环保理念
2015-07-30 15:00:00  中国佛教协会网  

藏族历史上放生、护生习俗的产生与生态环保理念的形成都与佛教在雪域高原的传播、弘扬与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换言之,藏传佛教“戒杀护生”、“众生平等”思想的广泛普及和弘扬对青藏高原动物、植物和生态环境的保护都起到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本文旨在探讨藏传佛教史上戒杀护生习俗的产生,以及藏族人在遵守和践行佛教生命伦理观的前提下,是如何处理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人与“一切有情”众生之间的关系的。

一、从苯教的杀牲血祭到佛教戒杀护生的转变

回顾历史,数千年来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就与牛、羊、马等动物结下了无尽的因缘,并演绎出了许多与之有关的古老神话、原始信仰,以及丰富的牧业科技知识和生产经验。迄今在藏族的民间神话、传说故事、谚语歌谣、民间舞蹈中依然保留了许多有关动物的民俗文化。

古老的西藏阿里日土岩画、藏北那曲岩画中就保留了近三千年前的动物岩画,其中题材最多的便是各类牛、羊、马等的形象。在这些古老岩画中,有机敏可爱的藏羚羊,有力大威猛的野牛,有角呈半螺旋的盘羊,也有野马、野驴、岩羊、黄羊和绵羊等动物。

古老的原始苯教信仰中,牛、羊、马、鹿等动物不但是藏族先民原始崇拜的对象,同时也是原始祭祀活动中重要的牺牲祭品。汉藏文史资料对此都有不少的记载,如历史上的藏族部落在举行盟誓和祭天地仪式时,都以牛、羊、狗、猕猴、马、驴,甚至要杀人来做牺牲。

成书于公元6世纪的汉文史料《隋书》在其卷八十四中记载有:“三年一聚会,杀牛羊以祭天。”“俗祀阿修罗——岁初以人祭,或用猕猴。”以上所说,大概是目前我们所能见到藏区祭祀活动中杀牲血祭的最早文字记载了。

此外,在新旧《唐书·吐蕃传》中,也有关于藏族先民吐蕃举行血祭的记载:《旧唐书·吐蕃传》卷一百九十六曰:

与其臣下一年一小盟,刑羊、狗、猕猴,先折其足而杀之,继裂其肠而屠之,令巫者告于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之神云:“若心迂变、怀奸反覆、神明鉴之,同于羊狗”。三年一大盟,夜于坛墠之上与众陈设肴,杀犬、马、牛、驴以为牲,咒曰:“尔等咸须同心戮力,共保我家,惟天地神衹,共知尔志。有负此盟,使尔身体屠裂,同于此牲。”

《新唐书·吐蕃传》卷二百一十六上,甚至记载了吐蕃祭祀中的人祭现象,如说:

赞普与其臣岁一小盟,同羊、犬、猴为牺牲;三岁一大盟,夜肴诸坛,用人、马、牛、闾为牲。凡牲必折足裂肠于前,使巫告神曰:“渝盟者有如牲。”

藏族著名学者东嘎·洛桑赤列在《论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中说:

每年秋天要将一千只公鹿一起杀死,取鹿血献祭;冬天要将牦牛、绵羊、山羊等母畜各三千头杀死,献祭苯教神祇,将牦牛、绵羊、山羊等母畜各一千头活活肢解,以血肉献祭;春天要举行名叫无角母鹿的祭祀,将四只无角母鹿四蹄折断,以血肉献祭;夏天要举行苯教祖师祭,以各种树木和粮食煨桑祭祀。在人有病痛时要施舍赎命,视个人经济情况,从最多杀公畜、母畜各三千到最少杀公畜、母畜各一头献祭神祇;人死以后为制伏鬼魂也要像上述那样杀生祭祀。

由此可见,吐蕃时期这类残酷的牺牲血祭仪式还停留在落后的农奴社会阶段。

藏文《益西措嘉传》中也记述了苯教举行隆重祭祀时,动辄宰杀数千只鹿、山羊、绵羊、牦牛等的情景。如此屠杀牲畜,势必极大破坏农牧民的生活资源和生产力,使得广大百姓的生活陷入贫困之中,这不仅大量耗费了社会财富,而且也直接影响和破坏了吐蕃时期民众的日常生活。

自松赞干布时代佛教传入雪域高原之后,对藏族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及藏族人的精神价值观念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尤其是藏王松赞干布在佛教五戒、十戒的基础上,制定了吐蕃第一部新法典《十善法》。自此佛陀慈悲为怀、众生平等、戒杀护生的思想无不影响着藏族人的日常伦理观念和行为方式。

从佛教传入前的大规模血祭杀牲,到接受佛教后祭祀活动中的替身“多玛”仪式,即用木头、面粉制作的牛羊等动物祭祀形象,再到藏传佛教后弘期藏区各大小寺院举行的放生、护生仪式,或放生节日,无不体现出佛陀慈悲伟大思想对藏族人心灵深处的影响、滋润与制约。而藏区寺院的替身祭祀与放生仪式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逐渐产生和发展的。

《莲花生遗教》真实记录了吐蕃中期放弃杀牲血祭后的祭祀情况:

挽髻本徒名俗夫,头上戴的虎皮帽,

手中拿的半截鼓,令穿青衣和熟食,

罪本法术全废除,惟留世间消灭本,

鹿带双角木头制,牛羊都用面粉做。

这里所说的“双角木头制”和“牛羊都用面粉做”,指的就是用于祭祀中的“替身”仪式。可见自吐蕃接受佛教以后,就对藏族传统的苯教杀生祭祀进行了本质上的改造,也可以说是藏族宗教信仰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文明阶段。

自此,藏传佛教寺院中的一切祭祀活动都以多玛替身为主,这一替身祭祀无论是在寺院,还是在民间都被藏族信众普遍接受,这使得原来在苯教影响下的那种无节制地大规模的屠杀家畜、捕杀野生动物、毁坏森林等现象得到了有效的节制和逐渐的改变。这一宗教信仰与文化的变革在客观上起到了保护生态平衡的作用。而佛教倡导的戒杀护生观念,以及保护牲畜和野生动物有关禁令的颁布,也促使在藏族民间逐渐形成了一种戒杀护生的自觉行动。

佛教首倡的不杀生,是佛教僧人应遵守的“四根本戒”和在家信徒所遵守的“五戒”之首,被称为佛教的第一戒律。佛教反对杀害生命,认为杀生有罪。佛教认为一切有情众生,其中包括一切食草动物、食肉动物、爬行动物与飞禽动物等,它们的生命价值同样应该受到平等的尊重,而不能随意猎捕杀害。

从藏族历史的发展看,佛教戒杀护生的多玛替身仪式是在彻底否认苯教杀生血祭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这是藏族文明史上在思想文化以及信仰建设等方面,一次伟大的社会变革与历史转折。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