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族文学史的分期问题
2012-02-16 10:06:00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岗措

  〔作者简介〕岗措(1960—),女(藏族),青海省乐都县人,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讲师,民俗学研究生,主要从事藏族文学史的教学与研究。

  1958年7月,中央民委委托中央民族学院,负责完成藏族文学史的编写任务。为此,中央民族学院专门抽调藏语文专业的藏、汉族教师组成《藏族文学史》编写组。在经过艰苦细致的调查、访问、采风等工作的基础上,先后五易其稿。经过反复的课堂教学实践以及全体编写人员的努力,1983年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之一。1984年西藏、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和北京的藏、汉族专家、学者,在北京认真审阅了约60万字的送审稿。1985年此书作为教材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了。该书的出版,填补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项空白。1988年青海民族出版社又出版了一本叫《藏族文学史略》的文学史著作,参加编写的专家学者为藏族文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受到了藏族人民和藏学界的欢迎和好评。

  《藏族文学史》作为教材已经十几年。通过不断的教学实践,人们在对它有了深刻认识的同时,对某些问题的处理原则和具体做法,也产生出了不同的看法。比如,对藏族文学史的分期问题,《藏族文学史》和《藏族文学史略》完全不同,另有部分学者对藏族文学的分期又与前两者不同。下面将几个不同的分期法一一列举、对比,同时谈谈个人的一点看法。

  《藏族文学史》以五编的编写体例把藏族文学的发展过程划分为五个大的历史阶段,按照这五个历史阶段,把整个藏族文学分为五个时期,然后把各自历史阶段的主要作家、作品和文学问题,列为专章专节,分别加以介绍和评述。这五个时期是:

  第一编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时期的藏族文学(远古~公元842年)
第二编分裂割据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843~1264年)
第三编封建农奴制社会前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265~1644年)
第四编封建农奴制社会后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645~1949年)
第五编当代藏族文学(公元1950~至今)[1]

  以上的五个阶段是根据社会形态的特点进行划分的,基本符合藏族历史的发展规律和文学的发展特点。

  《藏族文学史略》把藏族文学的发展过程划分为三个历史阶段,按照文学的特点分为三编,即:
第一编吐蕃时期的藏族文学(远古~公元1450年)
第二编元明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451~1644年)
第三编清代民国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645~1951年)[2]

  以上的三个阶段是根据藏族历史和中原历史的发展阶段相结合来划分的,需要从中原历史的发展角度去看藏族文学史的发展规律。

  《西藏研究》1988年第2期藏文版载有《试论藏族文学史的分期法》的文章,作者根据藏族文学的文字表达方式和文学作品的内容进行划分,共分为三个阶段:

  一、古代文学(远古~公元841年)从古代藏文至841年的第二次文字厘定。以原始苯教思想为指导,古藏文为表达方式的文学特点。
二、现代文学(公元842~1951年)以佛教思想为指导,文言文为表达方式的文学特点。
三、当代文学(公元1952~至今)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为指导,通俗语言为表达方式的文学特点。[3]

  这种分法,参考了文字表达的特点和文学作品的思想内容,似乎有些道理。但“现代文学”这一概念太模糊,而且时间跨度拉得太长。就我国的历史分期,通常将“五四”运动以后到1949年建国时期叫作“现代”。

  综上所述,每一种分期法都从不同的角度研究了藏族文学的发展历史和过程,提出了藏族文学的发展规律,但总让人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众所周知,藏民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有其独有的历史特点,它的每一个发展阶段,都与藏传佛教的各个教派的发展和衰落有密切的联系,文学又何尝不是呢?许多文学著作都是各教派的领袖人物所著。他们以优美的文学笔触、高超的艺术技巧,客观地反映了藏族民众的心声,当然也少不了宣传佛教教义。因此,藏族文学作品中不仅有浓厚的佛教色彩,而且与教派的兴衰有着内在的联系。如:《萨迦格言》是萨迦派领袖贡噶坚赞所著,为同类格言作品的代表作;《米拉日巴道歌集》是噶举派僧人桑杰坚赞搜集流传在民间的该派名僧米拉日巴的道歌而写成,而这些道歌又是利用藏族“鲁”体民歌的形式,即多段回环的民歌形式来表达的,所以,它可称得上是“鲁”体民歌的代表作;《仓央嘉措情歌》是格鲁派高僧,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所著,以“谐”体民歌的形式表达,即四句六音节式,它成为此类民歌形式的集成,因此,也是“谐”体民歌的代表作。这三部作品都是同类作品中的佼佼者,使一种文学形式全面、完善地发展到了顶峰,形成了藏族文学中诗歌的三大流派。

  同样,每一部历史文学著作、传记文学著作,也都是各个教派的高僧为了宣传本教派观点或本教派的领袖人物所做的大力宣传,并且,著作中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都无不反映那个时期的真实面貌。也就是说,藏族文学的发展同藏传佛教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是同步的,它能够反映各个教派的发展轨迹以及主要人物的活动场景。比如:《玛尔巴传记》在塑造噶举派创始人、大译师玛尔巴时,如实而形象地反映了整个藏区在公元11世纪大量派人去学佛法的历史过程。东到长安、西到克什米尔、南到印度、尼泊尔等地,为佛教的恢复和发展,即为后弘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玛尔巴正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佼佼者。他三次前往印度学习,精通梵文及佛法,在那里度过了21年。他学成后创立了支系最多的一个教派——噶举派。该传记还提到了当时有名的几位大译师:仁钦桑布、卓弥·释迦耶希、玛·勒白喜饶等等,给我们展现了11世纪像潮水般外出留学的热烈景象。

  藏族文学是随着藏族历史的发展而发展,随着藏传佛教的发展而发展的文学。佛经文学从题材、体裁、创作方法等各方面给了它充分的养料。根据藏族文学独特而又明显的历史特点和宗教特点,本人认为在划分它的发展阶段时,就应该突出藏族史学家对藏族历史发展阶段的称谓。如:赞普时期、分裂割据时期等等。这样无论从藏族的历史发展过程看,还是从藏族的文学发展特点看,都具有鲜明的藏文化特色,并且符合藏族学者的习惯说法。因此,本人试将藏族文学史的发展阶段划分为以下几个时期:

  第一编远古时期至赞普统治时期的藏族文学(远古~公元842年)
第二编分裂割据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843~1264年)
第三编萨迦王朝时期至藏巴第斯政权崩溃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265~1642年)
第四编甘丹颇章政权时期至和平解放西藏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643~1950年)
第五编社会主义时期的藏族文学(公元1951年~至今)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学,都要有自己的独创性和独特风格,才有存在和发展的价值。藏族文学有十分独特的风格,藏族的历史也有与众不同的特点。苯教文化是基础,佛教文化是核心,不同文化的交融所形成的藏文化,有一种经久不衰的魅力。作为藏族文化的组成部分——藏族文学史,就应该从历史和文学各方面都尽可能地体现这种魅力。

  〔参考文献〕
〔1〕马学良,恰白·次旦平措,佟锦华.藏族文学史[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1
〔2〕王沂暖,唐景福.藏族文学史略[M].西宁:青海民族出版社,19881
〔3〕嗄哇巴桑.试论藏族文学史的分期法[J].西藏研究(藏文版),1988,(2):109-115.

 

(责编:顾钰)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最新话题>>更多

罗念一
参与留言 | 查看详细

西藏行秀>>更多

W020170405321725275237.jpgW020170118321291979621.jpgread_image.jpgread_image (1).jpgread_image (2).jpg

特别推荐>>更多